联系方式

contact

咨询热线:
027-86814384
027-86814094

邮箱:
fwbzt@163.com

公司地址:
武汉市洪山区徐东大街55号

公司要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要闻
  
2100公里,-17摄氏度,63天——中铁机械院曾林斌复工记

       疫情是暂停键。刹那间,笑容凝固,大门紧锁,步履寂然,车龙不再。阴雨熄灭不了太阳,黑夜遮挡不住星光,不管疫情的阴霾如何肆虐神州,总有一些人毫不犹豫地奔向需要他们的地方,用行动践行使命,用勤劳书写初心,曾林斌就是其中一个。

曾林斌是中铁科工机械院市场营销部的职员,主要从事电气、液压方面的技术服务工作,已有10年党龄。疫情暴发后,曾林斌心系工作、勇挑重担,“逆行”2100公里赶赴项目现场,不惧猎猎寒风,对艰苦的工作环境安之若素,精心组织实施各项工作,凭借出色的专业技能圆满完成了900吨运架装备的改造、安装任务,保证了朝凌铁路TJ-2标段的顺利推进。曾林斌同志因表现突出受到客户中铁上海局一公司来函嘉奖,被评为中铁科工集团“优秀共产党员”、抵抗疫情复工复产“抗疫先锋”。


2100公里:孤身一人去锦州


1月21日,到锦州出差12天的曾林斌回到了武汉。马上就是春节了,对于经常出差、家在外省的他来说,回家的心情格外迫切。前一天,钟南山院士接受央视《新闻1+1》采访时表示,新冠病毒“肯定人传人”。像武汉乃至全国人民一样,曾林斌觉得拗口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离自己很远,脑海里全是两个孩子灿烂的笑脸、热气腾腾的饭菜、家人团聚的场景。

1月22日,曾林斌回到湖南衡阳老家。那是一个小山村,依山傍水,环境秀美。一下高速,最先迎接自己的不是家人而是县城的防疫人员,拦停车子,登记信息,才放行。今年春节,曾林斌选择在丈母娘家过年,自己的爸妈也刚从外地回来,一家人聚在一起,聊孩子、聊工作,把攒了许久的话一股脑倒了出来。很久不见爸爸的两个孩子,特别黏曾林斌,一人占据着他的一条腿,不愿走开。

1月23日,武汉“封城”,疫情开始快速蔓延。曾林斌有些庆幸在“封城”前回来了,不然连年都没法过了。而曾林斌的家人却很是后怕,毕竟他刚从疫情最严重的武汉回来。

按照年前的工作安排,正月初六也就是1月30日,曾林斌及其他服务人员就要到项目报到,完成设备第二阶段的拼装工作。突然袭来的疫情,似乎让开工变得遥不可及,曾林斌在家有些焦虑,要是不能去锦州,设备拼装不起来,客户的工期该如何保证。1月28日,公司领导打来电话,说客户担心不能如期施工,要求机械院尽快复工,完成运架设备的拼装,询问曾林斌能否赶去锦州。

想到自己前期在现场参与过,更熟悉情况,加上自己在湖南,当地对出行封控得不像湖北等地那么严格,曾林斌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虽然已经“习惯”了曾林斌经常出差,曾林斌的爱人还是没忍住,抱怨了几句,全国形势这么严峻,一家老小正指着两口子去照顾,而且各地的形势都不乐观,万一染上了新冠肺炎,这日子还怎么过。父母跟孩子也都希望曾林斌在家多待几天,毕竟一家人好不容易才聚在一起。曾林斌告诉大家,自己是一名党员,别人上不了现场,自己肯定要带头上,这是自己的职责,也是自己的使命。他安慰两个年幼的孩子,你看电视上那么多医护人员、军人、专家都争先恐后地支援抗疫一线,爸爸也要向他们学习,为社会、为国家做贡献。见曾林斌去意已决,家人只好默默地为他准备行李。

听说是要去辽宁复工,村里的干部都觉得很佩服,很快就为他开好了各项证明材料。由于疫情的形势的恶化,火车车次大量取消,能买到的一趟去锦州的车只能从长沙中转,而且衡阳到长沙的火车到站时间已是晚上,如何过夜成了一个大问题。曾林斌只能从网上搜索酒店,然后挨个打电话确认能否入住。吃了无数闭门羹后,终于有酒店让他入住了。费尽周折,2月2日,曾林斌终于坐上了去锦州的高铁。他回忆,那是他坐过的乘客最少的高铁,站在车厢望向两头,几乎看不到一个人。


-17摄氏度:不畏严寒赶进度


曾林斌2月3日抵达位于辽宁省锦州市的朝凌客专项目现场,虽然只有他一人,但他立即组织协作队伍开始拼装调试设备,现场严酷的环境和条件让他印象深刻。

现场的宿舍是简易的板房,四面的墙都是铁皮,不仅保暖效果差,密闭性也差。曾林斌说,睡过工地的宿舍,才明白为什么当地百姓建房子墙要砌两层,因为只有那样才能把寒气挡在室外。曾林斌开玩笑说,不开空调人睡在里面相当于是待在冰箱的冷冻室内,只开空调人不过是待到了冷藏室。在项目的宿舍里,即使开了空调,曾林斌还得打开电热汀,垫上两层厚实的棉被,再铺上电热毯,睡觉的时候才不觉得冷。曾林斌说,从到现场的那一天直到离开项目现场,空调从来没关过,因为一旦空调关了,外机就会被冻住而无法正常工作。

2月的锦州相较于1月零下30度的极寒气温,已经有所升温,但是气温最低仍旧达到零下17摄氏度。项目现场空旷没有遮挡,风吹过来,体感温度极低。年前曾经跟随领导前去项目现场慰问的职工回忆,他在现场停留了半个小时,感觉全身已经“冻透”,而曾林斌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每天工作9小时。

曾林斌在现场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头上戴着加绒、带护耳的安全帽,上身秋衣、毛衣、羽绒背心加羽绒服,下身秋裤、毛裤加工作服,脚上穿着厚实的靴子。就是这般全副武装,仍然冷得不可开交。

运架设备因为体型庞大,调试工作必须在室外进行,顶着严寒工作的经历让曾林斌刻骨铭心。运梁车车体部分有一个梁洞,直径只有60厘米,里面装有运送箱梁的导链,还密布着各种线缆。为了调试设备的电气、液压系统,曾林斌得蜷缩在梁洞里。空间狭小,蜷在里面时间长了,颈椎、腰都酸痛无比,而最痛苦的莫过于穿洞而来的凛冽寒风。运梁车的动力室是设备的心脏,为了保证及时散热,一般都是裸露在外没有遮拦。为了调试好动力室,曾林斌只能任由寒风扫过。因为线路调试是个细活,戴上厚重的手套操作不便,曾林斌不得不脱下手套,光手拿着冰冷的工具一条线路一条线路地调试。他笑言,光着手不敢扶在设备上,怕手被冻上去。

设备的拼装、调试是在梁场进行的,彼时梁场还未复工,一些必备的比如食堂、澡堂都没开门。为了让大家有口热饭,工程局所属的架梁队从周边村子里请来两位村民做饭,虽然饭是热的,味道却很一般。曾林斌说,幸好当时网购渠道还是畅通的。他们买来一个小的电饭煲,想加餐的时候就煮碗面,配上从网上买来的肉酱吃一顿。虽然气温低,忙碌一天的曾林斌也常常大汗淋漓,没有澡堂,他只能烧一壶水,用毛巾擦一擦,而这样的日子延续了整个二月。三月份,曾林斌跑到附近的镇上开了一间房,洗了一次热水澡,他说头一次觉得能洗热水澡是那么幸福。


63天:技术精湛保调试


如果说恶劣的工作环境、生活条件考验的是曾林斌的意志力,那么现场复杂的调试工作挑战的就是曾林斌的技术实力。

曾林斌说自己是机械院的一名“老兵”,自2009年参加工作以来,他的足迹遍布全国各个身份,先后在福建南平、安徽黄山、青海西宁、内蒙古赤峰、黑龙江哈尔滨等地为机械院研制的900吨过隧运架装备、180吨搬运机、900吨搬运机等提供过技术服务。虽然“身经百战”,但是这一仗仍然让他犯难。

设备调试工作必须团队协作,但是由于技术骨干大都在武汉等湖北省内城市,由于异常严格的交通管控,技术骨干无法到达现场,为了保证调试工作正常开展,机械院安排了2名省外的技术人员到锦州参与调试,而即使这样,相比较于平常5~8人的调试团队而言,人手仍显不足。加上临时抽调的技术人员调试经验有限,有些工作还不熟悉,调试工作一时受阻。为了把工作往前赶,曾林斌既当“将军”又当“兵”,一方面手把手教大家该怎么做、该注意哪些问题,另一方面拿着工具抢着干活。

现场的设备是升级过的新设备,调试难度更大,曾林斌面临着很多棘手的问题。年前,技术服务团队对运架设备的电控系统程序进行了升级,但由于时间有限,只完成了部分,很多地方需要完善。复工后,曾林斌一点点地调,发现一个问题就解决一个问题。因为电气系统改动量大,有时候一个难题就得花费整整一天时间,程序里的每一个小问题都需要在现场进行反复调试很多次才能找到解决的办法。有时候,白天碰到一时找不出来的问题就晚上回宿舍继续找,这样的状态持续了一个多星期。

在调试架桥机的过程中,曾林斌发现所有支腿的均衡及部分转向油缸无动作,电控信号又是对的,但液压系统就是无法建压。求助液压所的技术人员并实地排查后,问题仍然没有解决,而且之前的设备从未有过此类现象。最后,曾林斌从设备的基本工作原理入手,从头仔细排查,最终发现问题产生的原因在于压力检测的油路接错了从而导致无法建压,曾林斌立刻改正管路,架桥机支腿终于能够正常工作。在调试电气控制系统的时候,曾林斌发现设备前左部分的一组多路阀在控制过程中有出现反复跳动的情况。一开始,曾林斌怀疑是阀块有问题,排查后发现不是;又怀疑线路接触不良,最后也排除了这个原因。最后,曾林斌用调换控制器来交换控制,发现是控制程序的问题,又通过比对程序之间的不同处,最后发现问题是因为多写了一段没有必要的程序,最后问题得到解决。凭借着出色的专业能力和技术水平,曾林斌带着团队圆满完成了运架设备的调试,设备于2020年3月16日成功架设年后的首榀箱梁,客户中铁上海局一公司专门给机械院发来嘉奖函,称赞曾林斌不怕苦不怕累,工作精益求精,业务能力炉火纯青。此后,曾林斌继续留守现场,配合工程局架梁,并提供“零等待”技术支持,直到4月4日才返回武汉。


7月1日,曾林斌在中铁科工集团“七一”表彰大会上接过荣誉证书,并作主题发言,而第二天他便启程前往南宁。为了保证机械院900SSB运架设备如期投入贵南客专南宁段的建设,他又开始了长达27天的出差。他说,这没啥,工作需要的地方、公司安排的地方,就是他一定会出现的地方。